★☆ 喵.影.與貓共舞 ☆★

關於部落格
慈悲沒有敵人,智慧沒有煩惱。
    人生只要有智慧,就不怕路途坎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無論環境如何,都能輕安自在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證嚴法師法語 )
  • 1279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身心諮詢,話不得意恐成二次受創.....

我是自發性的找上精神科治療憂鬱症的,
不過當時的普世認知是會將精神科跟神經病劃上等號,
(好像現在也沒進步多少 -。-")
所以精神科門診的「人口」並不多,
逐漸因名人自曝、媒體報導等等才讓精神官能症與心理衛教
浮上檯面,開始被受國人認識與重視才得以漸滌污名。

於是求醫看診的人也就多了,駐診的醫師也多了幾位。
陳醫師的病人想當爾也跟著變多了,
就算「老客戶預約」也很難有不用等待的。

初期因為我是自費看診的,
若要定期回診無疑對我來說是個不小的負擔。
(所以醫生若不知道我的緣由,肯定會認為我是個不聽話的病人。)

我隱約記得應該是那天吧!
我是臨時去的,經驗告訴我沒預約會等更久,
不過,換醫師那天陳醫師到底有沒有排班,
是人多而換還是沒看診.......我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!

到診間前看到名牌,想是女醫師應該更能將心比心吧!
我卻想錯了!

老實說我不記得我與她到底談過什麼內容,
但有幾句對話意境我倒是很難忘.....大概是.....
醫:妳今天怎麼了....(不記得有沒有說「又」這個字)
我:我.....我只是要回診拿藥
醫:妳今天覺得怎麼樣....(大概是這類的問題吧!)
我:???......
(不記得我回應的內容,但我知道以前陳醫師都會導引我訴說。)
醫:妳怎麼不去掛陳醫生呢?
我:???......
(不記得我回應的內容,大概是說搬到外地,無法配合時間吧。
可以確定的是我已經被她當下那種我認為制式的對話、口吻的氛
圍"刺激"了!)
醫:憂鬱症就像是感冒,每個人都會感冒,感冒好了也會再犯呀!

現在經常回憶,她說的並沒錯,甚至我自己也會用這類的形容來勸
導別人。

我追了很久這段記憶,想知道為什麼這位女醫生的話會在我心中烙
的這麼深,留下一種痛楚酸麻的感覺。
事隔該有近七年了...我用醒了後的日子不時追想,目前的答案就在
於『感冒』這兩個字,讓我深深的感覺被「敷衍」,以及如剪影般
低頭垂髮卻帶著無關塵世的淡淡語氣,讓我絲毫感受不到醫方的「
助、誠、真」,這反而是觸動到我最大的弱點,就是「虛假」與
「欺騙」!

醫:那我就照之前的藥開給妳.......
我:有一種藥我吃了頭會很脹會暈......
(以前陳醫師有在幫我調整用藥,但不知道哪種藥我吃了腦部會有
嚴重的脹痛暈眩,吃與不吃都是一種痛苦!那種生不如死的恐懼感
仍清晰存在。但是那次到底有沒有換藥,我....還是不記得 @@~)

醫:妳換醫生又換藥...妳要我怎麼幫妳呢?.......
醫:那妳希望我怎麼幫妳?
(理性回想她的立場這麼說是對的,但正生病鑽牛角尖的我聽了,
無疑是變成了「哞妳是沒事找事來亂的啊!嗄~妳沒救了啦!」。)

不知道為什麼,邊打字邊回憶心裏還是有一種酸酸的感覺,
一種不知要用什麼樣辭彙來形容很深沉、痛的感覺 

瀕臨崩潰的我又被迫無奈的搬出到陌生的縣市,我很不能適應,
老遠回來熟悉的家鄉,尋求一絲絲支撐下去的力量,嚐到的卻是被
狠狠打回一把掌的感覺.......

之後到我變成「睡美人」之間到底還發生了什麼事?
受了什麼樣的刺激?基本上我幾乎沒有記憶......
(但其中有一小片段的經歷是記得的,只是還不太能確定時間是否有
交叉或混疊)

心理醫師面對的是身心病患,有別於一般內外科的「對症」而下,
他們的專業應該比我們民眾更清楚「思緒複雜」,
心理醫師多半是作一個傾聽者進而幫助病患了解及解決、排除、消化
問題癥結,我認為他們很清楚與病患的對話需「謹慎言詞」沒有預設
立場。

解鈴還須繫鈴人,醫師與藥物都只是一種輔助你支持你去解開糾結的
困索。

這也是為什麼身心科要久等的原因。
醫師不用也不能隨便給問題本身作行動上的提議,
但身心科是生病的無助者所懷抱還有一個被認同的地方。

如果連引導、傾聽、了解都不專業沒耐性,我不認為他有資格擔任這
個角色,因為那反而是推了站在崖邊的人一把不是嗎?

非正式的統計光是在台彎就有百萬人以上罹患過或正處於憂鬱、焦慮
....等官能症的邊緣,如果連其他少數邊緣化、潛藏未浮出的數字話恐
怕數字不只如此。


故事跟抱怨說完了,改明兒再來說正題"解離失憶"吧!。。。。。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